加载中...
仙学论坛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您当前位置:北京元医堂 >> 仙学论坛 >> 版面1 >> 分版1 >> 查看帖子
<< 返回列表 上一个主题 下一个主题 打印本帖 复制本帖地址
 

1790

查看

0

回复
主题:河北86万余眼机井超采地下水致水位紧张降落 (收藏主题) 本贴被认定为精华  
admin 当前在线
级别:管理员
发帖数量:64
用户积分:14917 分
登录次数:2201 次
注册时间:2007-3-30
最后登录:2017-12-11
admin 发表于:2011-8-24 11:05:11   | 只看该作者 查看该作者主题 楼主 

在干旱的华北,农用机井、深层地热水机井,纷纷伸向地层深处,“像筛子一样”,是一些地质工作者对脚下地层常用的比喻。

然而,我们仍然不时从各类水利抗旱简报上得知,某地抗旱又打了多少眼深机井。据不完全统计,河北的配套机井已达86万多眼。华北平原深层地下水超采已经对一些地方的农业生产和群众生活带来紧张后果,这种看不见的水危急如同温水煮青蛙一样。

40年小屯变迁

近40年来,粮食产量翻了好几番,地下水位平均每年降落近2米。这是枣强县小屯村村民对本身生活的这片地皮的直观印象。

冀东南平原上这个村籍籍无名,全村仅180余人口,600亩耕地。正是草木繁茂的季节,平坦的大地上作物涨势正旺。村民们指着林间的杂草说,今年雨水较多,庄稼地没怎么费事。

在老一辈人的记忆里,丰水时节的小屯和多年前相比,景象有了很大转变。虽然没有河流流经小屯,但曩昔下雨时,村中的大坑小坑都积满了水,如今,雨水怎么下,都是坑底朝天。

水一度是小屯农业生产的命脉。40年前,小屯一带的村落,其莳植体例都是望天收,物种皆是旱作物,人们盼着风调雨顺,也苦水由于地下水位较高,庄稼地盐碱化紧张。

1966年前后,村里开始学习石家庄等地的经验,搞农田水利化。不久,村里掘了第一眼井,这眼井用脚踏人推的水车。没多久又迈入了机械化,掘了一眼10几米深的井,使用老式的离心泵抽水,浇灌能力大为加强。

离心泵很快就抽不出来水了,井又往下探到3、40米,10来年间,继承下探,改成了潜水泵。现在小屯的浅层地下水位旱天能到90米。

自从有了机井,小屯离别了靠天吃饭的历史,村里的地全变成了水浇地,盐碱地都变成良田,种什么都丰收,粮食产量大为增长。用老人的话说,如今村里一家人种地的产量能达到水浇地之前一个生产队的产量。

“平均10年废一眼井,平均每年地下水位降落2米。”村民孟召同说。

上个世纪70年代初,正是各地打井大干快上的时候,孟召同进了县里的打井队,这个打井队一度云集了500多人,开始了没日没夜的打井生涯。每个村都想尽快用上深井水,井架堆满了水利局院子,村头井架上通宵灯火通明。

因为技术落后,当时打一口井每每必要一二个月。

从70年代到如今,小屯共打了5眼机井,如今运转着的机井有2眼,一眼280米深,另一眼300米深,从地底上抽出来的都是深层淡水。

随着井越打越深,村民开始感受到用水成本的压力,因为是大水漫灌,浇一亩地,一次约要耗费45度电左右,折合成人民币是30.60元,小麦从莳植到收割一样平常要浇上4回水。光电费就要占去很大成本,“假如是麦子,除去农药、化肥,一亩地能赚100元就不错。”

村民们告诉记者,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青壮劳力都上城里打工去,剩下老人和妇女在家种地。“假如没个在外打工的人,种地那点收入连摊机井的钱都困难。”

一眼深机井,现今的价格是10多万元。在村里,挨家挨户地摊上这笔钱,让村干部们十分挠头。许多村便采取集中部分地皮,外包出去,由包地人来承担打井的费用。小屯便是采取了这种办法。

遍地都是打井队

不过,这好像只是一个负薪救火的办法,现在,机井报废的速度越来越快了。一口机井的报废,意味着几百亩庄稼收成可能因此泡汤。

“曩昔说能垒猪圈的就敢到城里盖房子,如今是扛得动钻杆的都去打井。机井报废快,重要由于机井自己的质量不高。”河北省地热资源开发钻研所专家刘金生说。

行走于华北平原的田间村头,打深机井”的广告遍布墙壁。一位从业者说,仅在他所在的武强县,就拥有近50台钻机,其中北代乡尤多。这些机器多是二手的,10几万就能买一部,很快就能收回成本。

尽管在专业打井队伍看来,这些“散兵游勇”不够专业,做的活也很粗糙,但他们却受到农夫的青睐。缘故原由是价格便宜。

这些打井个体户,打井收费多根据井深,每米收费约150-180元,比专业打井队的报价便宜一半,但他们使用的管材等厚度显明偏薄,一些工艺也不太过关,快的5天就能打一口井。

虽然这些打井队承诺一口机井质保3年,但许多井的寿命每每止步于此。“寿命再长一些全靠运气。”大量报废的机井亦是资源的极大虚耗。

许多打井个体户都是昔时县机井队的成员。自从机井队解散后,孟召同又回到家种地,空隙时帮人修机井。

在有河皆干的华北平原,不光是农夫吃水、浇地都依靠深井,地热井的开发也如火如荼。刘金生介绍说,打地热井所使用的钻机更昂贵一些,但利润也更丰厚,打井队打一口地热井都能赚上40万元。不过,这些遍地开花的地热井,只有极少一部分使用了已经较为成熟的回灌技术。大部分深层地热水被抽掏出来,经过粗放行使后,就顺着下水道偷排掉了,地热水中含有很多矿化物,又造成了地面的污染。

资源虚耗紧张在于没有严酷的监管,对使用者来说,不采用回灌或回灌时偷工减料,皆出于利益权衡。在许多人的潜意识里,地下水仍然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

一家深水井的打井广告写道:“只需为水泵交付较少电费就不用再交水费”,“地下水取之不尽也就永久没有停水的麻烦”。

缺少动力的节水

地下水真的取之不尽吗?

随着地下水位平均每年以近2米的速度向地层深处遁去,小屯人也开始嫌疑。

然而,生活仍旧不紧不慢,麦子、玉米、棉花,每到浇地的时候,机井打开,地步里便有了清澈汩汩流动的水,只要机井没有报废,家家户户的水窖里就有了存水。

正如广告词里描述的那样,只需交付电费就不用再交水费。小屯的机井上没有表现用水量,这也是大多数村落机井的近况。

电视上天天都在播放各种节水浇灌的新技术和新经验,对小屯和一些村落的居民来说,这只是一堆数字和报告而已,那些节水的措施还没有真正闯入他们的生活。

就连衡水市引以为豪的“咸淡混浇”经验,也没有在小屯铺开。这一经验目前只是在部分村落试点。

一些村民对这项技术还有些犹疑和忧虑:“深浅井两种水混合,麻烦,假如比例控制得不好,会不会影响作物的产量?”

因为是使用深层地下水,今春华北的大旱并没有影响到小屯这些村庄的农业用水。只要合上电源就有水,水危急在许多人脑海中依然是模糊迢遥的印象。

一位水文地质专家指出,出于粮食安全和饮水安全的考虑,近年来国家投入诸多资金用于抗旱饮水工程,在水资源贫乏的华北形成了如许一个悖论:产量节节拨高,水环境持续严重恶化并不在面前目今表现,各种补贴客观上造成了人们缺乏节水的动力。

在地质构造方面,除了山区和山前地带,只要往地层深处打,一样平常都能找到淡水资源。这也造成各地方普遍缺乏节水动力,深机井遍地开花。

中科院院士、国家最高科技奖得主李振声曾同华北平原部分县市的向导讨论限定地下水的开采,得到的答复是:“我们限定,四周各县不限定,那我们就吃亏了,也无济于事”。

伸向地层的86万多眼机井

小屯的地下正是华北平原闻名的冀枣衡地下漏斗区。长期超采地下水,造成这一带的地下漏斗范围达到了1.5万平方公里。相干资料表现,从1976年开始,海河流域每年1/3的生产生活用水要靠地下水供给,目前,河北省的配套机井达86万多眼。

水利专家魏智敏介绍说,人均水资源占据量少,是华北平原地下超采的重要诱因。2000年-2009年,河北人均用水量为270立方米,人均水资源量为170立方米,不足的部分只能寄托抽取地下水,河北每年超采的地下水约为40-50亿立方米。

以全国0.7%的水资源量承载了全国5.3%的人口,生产了全国5.5%的粮食,创造了全国5.7%的GDP,这是河北水资源的近况。假如制止超采地下水,对国家的粮食安全等会形成较大风险。

天然来水量的持续削减是河北缺水的重要缘故原由,上世纪50年代,河北的地表水每年有300多亿立方米,现在只有50多亿立方米,内河航运里程也由彼时的3100公里骤减为零。

对于遍地开花的深机井,魏智敏的建议是,除非吃水确有困难的地方,不宜再打深机井,河北正在通过周全节水防污来控制地下水的超采。

40多亿立方米的用水缺口如何填补?魏智敏算了一笔账:目前,河南经由邯郸的引黄项目正在实施,加之经由山东的引黄项目,引黄工程每年会引来约10亿立方米黄河水;南水北调工程每年分配给河北的用水量为34亿立方米;加之雨水洪水资源的行使,以及污水废水的行使,加上工农业的节水推广,基本能达到用补平衡。“至少能保证地下水位不再降落。”

寄盼望于南水北调,这是目前华北平原缺水地区改善水资源贫乏状态寄予厚望的一条途径。事实上,这根救命稻草并不牢靠。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间一位专家指出,从我国浩繁的水利建设工程现实行使服从来看,工程设计和现实行使服从每每存在诸多变数,华北地区应该更多地着眼于自身挖潜,周全检视自身的生产生活,建立周全节水型社会。

这也正是河北着力的地方,魏智敏诠释说,河北人均用水量已由1998年的344立方米缩减到2008年的277立方米,同期万元GDP用水量也由421立方米减到114立方米,往后还应在周全防污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展节水空间。

(长城网)

  支持(0) | 反对(0) 回到顶部顶端 回到底部底部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 2006-2011 北京元医堂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Version 8.0